Isilia—妖艳贱货叶子小姐

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

【茂灵】雪国少年(脑洞记梗)

 

 

雪国祭司mob(14) x 舶来移民新隆(14)

 

背景大概是18世纪,新隆是英国人。

新隆的父母都是学者,因为那个时候英国正与法国发生连年的战争,他们厌倦了国内日渐高昂的战争情绪,于是就以研究课题为名带着新隆来到了一个无人的踏足过的岛国。

这个岛国上生活着一群与世隔绝的少数民族,由于靠近北极圈(地理位置待定)所以长年气温都很低,但岛民都十分的淳朴,虽然有着语言障碍,但他们还是接纳了新隆一家。

mob和新隆是在一场祭祀上相遇的。

那大概是他们登岛的第三个月,岛上举行了一场盛大祭神活动,岛上的居民至今还相信着神明的存在,而他们也会施行一些简单的巫术。

而mob则是因为拥有着超强的力量而被岛上的人信奉为神明的代言人,作为大祭司主持祭典。

mob的设定大概是这样:

mob从出生的时候就被上一任祭司预言为神的代言人,所以从小就从父母身边被抱走,由神殿抚养。

岛上的居民认为,神明是不能沾染上污秽的,而眼睛则是最容易被污秽侵袭的地方,于是从8岁mob的力量觉醒开始,他就被熏香的黑布蒙住了双眼,一言一行全部都由神官们把控着。

简单来说就是,自从8岁开始完全没有接触过外界,被保护得非常非常好。

岛上虽然盛行巫术,但那在新隆看来大多都是根据化学反应骗人的玩意,于是在新隆看到蒙着眼睛的黑发少年一抬手,全岛的篝火一瞬间都变成金色的飞鸟的时候,他被震撼了。

自己碰见了,不得了的家伙。

想和这个厉害的家伙做朋友,他这样想着。

之后他就一直在神殿的周围转悠,寻找守备的薄弱点,终于有一天趁着守卫换班的时候偷偷溜了进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身着花服坐在内室的少年,脸上因为祭祀而被画上的图腾被擦掉了,露出因为长时间缺少日晒而雪白的面颊,眼睛依然是被挡着的,听到他的脚步声,黑发少年往他的方向转了转头。

【你是谁?】


【你不是这里的神官,你是谁?】

灵幻一时见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这种像是捣乱被抓的感觉很不好受【...我来自西方...】

【西方?】好像听到了什么熟悉的词,少年突然兴奋了起来【你是外面来的人吗?】

 

【嗯,我来自英国哦,也是一个岛国,只不过比你们这里大很多。】

 

灵幻不自觉的往前靠近,少年的反应看上去有成为朋友机会。他对mob说少年的的力量很厉害,少年惊讶的抬头,从没有人这样夸过他,所有人都认为他作为神明的代言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将他当做神一样敬畏着,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种话。

【我……从来没有去过外面】少年喃喃道。

 

【那个,方便的话能说一点外面的故事吗...不麻烦的话....】

【哦!没问题!】

 

之后新隆便给他讲外边的故事,他的国家,他去过的地方,听得mob一愣一愣的,作为交换,mob就用力量给他变出各种各样的动物,随地乱蹦的金色兔子,以及按照新隆描述出来的大象(虽然完全不像),两个人就这样成为了挚友。

【为什么不偷偷的摘下这个布呢?】熟悉了之后,灵幻问他。

【会有惩罚,他们都是这么说的。】

可是这样不是会错过很多东西吗?灵幻很想这么说,但仔细想想他似乎也没什么立场,看了看时间天快亮了,再待下去会被守卫发现的,于是他只好向mob告别,轻手轻脚的准备偷偷溜出去。

【那个...新隆。】

 

【嗯?】


【明天...你还会来吗?我想知道的更多..】.

【啊,明天见】

之后两个人就总是在半夜偷偷见面,灵幻每次都会给他讲关于英国的风土人情。

mob对于英国的茶会特别感兴趣。

【呐,你知道茶会吗?】


【茶……会?】


【我们英国人最喜欢喝茶了哦~】提起自己最为钟爱的活动,灵幻的语调都变得欢快起来。

 

【每到周末的时候,母亲都会举行茶会哦,我们会邀请许多朋友,大家一起开心的喝茶聊天,还会配上可口的甜点,到了冬天,壁炉里的柴火噼啪的烧着,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呢。】


【如果不是那套茶具是母亲的宝贝,我真想带来给你看看呢。】

因为对于mob来说,和家人一起吃饭什么的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所以他对这个所谓的【茶会】无比的憧憬。

【呐……如果有机会……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少年小心翼翼的说着,但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慌乱的摆手“对……对不起,这样会给你添麻烦吧。”

看着这样的少年,灵幻噗嗤一声笑了,真是的,就算再怎么刻意掩饰,这家伙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好啊——我灵幻新隆一向说话算话,来,拉勾。】

但是虽然答应下来了,灵幻却一直没办法实现这个诺言,因为神殿的守卫太森严了,他一个人还好,如果再拖个大包小包的一定会被发现。

直到有一天,灵幻的父亲告诉他,那天的晚上会有流星雨。

 

他就觉得是时候了。

【呐mob!我们今晚去看流星吧!】

【诶?可是……他们是不会让我出去的……】

【那就偷偷溜出去啊,不然你以为我一直以来是怎么进来的?】

【流星这种东西,上百年才有一次,你不想看看吗?】

【可是……】

【看完之后可以到我家开茶会哦~放心,我会对母亲保密的~】

【我们走吧。】

于是他们就趁着晚上偷偷的溜了出来,mob大概是第一次偷偷溜走,紧张的手都是冰冰凉的,灵幻紧紧握着少年的手,带着他走到了一处早就探查好树林后的隐蔽草丛中。

【你紧张吗?】

【嗯……有点……】

【安啦,他们是不会发现的,你见过他们什么时候半夜来查房吗?】灵幻不以为然的摆摆手【听我灵幻大师的话没错啦,天亮之前回去就没问题了。】

【嗯……】

沉默……

【喂mob,你还不打算把那个眼罩摘下来吗?】

【诶?这个……这个不行吧】

【没什么关系啦,你都偷偷跑出来了还怕摘眼罩吗?】灵幻不以为然的说,这个时候,他看到天空中闪过了一抹亮光【看!mob!流星来了!】

【……诶?】黑发少年微张着嘴,下意识的抬头,结果被灵幻顺手解开了眼罩

之后他便看到了,在满是雪白流星的天幕下的——

金色的神明。

【什么啊,不是很漂亮的眼睛吗】灵幻看着少年黑曜石般的双眼,笑了【遮起来真的太可惜了。】

(是啊 太可惜了....)mob这么想到(看不到这么漂亮的颜色的话...)

之后两个人就一起安安静静看了流星,虽然mob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偷偷往灵幻那里瞟233333333333333

等到流星结束之后,灵幻本来是想带着mob去他家开茶会的。

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作为与现代文明完全无缘的原住民,看到流星之后以为是神降下了天罚,而当神官们慌忙的想去请出祭司开平定神怒的时候,却发现人不见了。

当灵幻在自家门口看到一个个气势汹汹的原住民的时候,他这才意识到——

完了,这下玩大了。

 

虽然他急急忙忙带着mob往神殿的方向跑去,但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自此之后,他就再也没能见到mob。

但出乎他意料的,岛民们并没有对他进行任何惩罚,他心里想着大概是mob替他求了情,但是mob怎么样了呢?他急切的想去见mob,但神殿的守卫变得比以往更加森严,他进不去了。

然后在三个月后,殖民者登岛了。

和法国的战争结束之后,英国正式成为了海洋霸主,自此开始了庞大的殖民扩张行动,此次登岛的便是他们的“同胞”,理由则是这个岛上含有丰富的矿产资源。

殖民者登岛的那一天,便是噩梦的开始。

殖民者与岛民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自从“诱拐神明”事件开始,他们对外来人的态度便发生了改变,为了保护他们的神明,他们拒绝任何人登岛。

但殖民者的态度也是强硬的,刚开始还派出代表来交涉,后来直接就上硬的了,灵幻一家虽然也代表原住民一方和殖民者交涉过,但到底还是没有什么用。

在岛民们的眼里,他们和外边的【入侵者】已经没什么差别了。

而他们之所以不会驱逐灵幻一家,仅仅是因为神明大人【不允许】。

所以说灵幻之所以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全都是因为有mob在。

 

虽然侵略者的人数不多,但胜在拥有先进的武器和技术,所以虽然刚开始是岛民占优势,但渐渐的还是落了下风,损失惨重。

岛民们都在祈求着神明的庇护,但神殿却与民众的想法背道而驰,他们认为这样是玷污神明的行为,于是神官们将mob藏在了神殿深处,他们决定自己守护自己的神。

于是,分歧就这样产生了。

疲于殖民者的入侵和神殿的无作为,一部分岛民开始质疑神的存在,他们变得极端的愤怒,大声诅咒着所发生的一切,认为神抛弃了他们。

最后,愤怒的群众将矛头指向了新隆一家。

【都是他们的错。】

【他们和那帮侵略者流着同样的血。】

 

【玷污神明...使神抛弃我们。】

【滚出去。】

灵幻的父亲是个温和的人,他始终为了事情能够和平解决而努力着,然而终于有一天,当愤怒的村民们冲进了他们的家,将家里的东西全部打碎,并打伤了他的妻子和儿子的时候,灵幻的父亲才知道,他们必须得走了。

【爸爸...真的不能...】


【对不起新隆。】

【最后去见你的朋友一面吧,小心些。】

他们决定搭乘路过的货船离开,于是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新隆便趁着夜色的掩护偷偷潜进了神殿,神殿的守卫早已因为内乱和殖民者入侵的原因变得疲惫不堪,于是他这次终于溜了进去,兜兜转转好久,终于在神殿深处一道隐蔽的石门后面找到了mob。

【喂……mob】他对着门边的石缝小声的喊。

【新隆?】听到熟悉的声音,黑发少年猛的抬头,四下张望着【是新隆吗?】

【新隆!】险些被衣摆绊住了脚,少年跌跌撞撞的向着声源处跑了过去【你还好吗?他们有没有惩罚你?我和他们说了什么都不能对你们做,他们有好好遵守吗?】

看着这样的mob,灵幻新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mob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看mob的样子,他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mob问他:【茶会……你们那天还有开吗?】

【诶?】

【嗯……因为我的原因,那天的茶会一定取消了吧。】黑发少年沮丧的低头【如果不是新隆特地带我出去的话……】

【这不是你的错!】

下意识的喊了出来,灵幻的内心有点难过,因为目睹了母亲被袭击,他刚刚居然有一瞬间想要责怪这个少年的想法,然而他根本什么错都没有,他紧紧握拳,手上的伤口崩裂了开来,一方面为自己的软弱的想法所不耻,而另一方面则是为没办法拯救mob的不甘。

因为这个时候灵幻只有14岁,他还是个孩子,看到自己的母亲被伤害理所当然的会憎恨施虐方的吧,虽然心里知道着不是mob的错但还是会怨恨朋友的不作为(毕竟他并不知道是神官不允许mob出面战斗),【如果mob出手的话战争早就结束了吧】他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这一次去找mob一是为了道别二也是想试探一下mob的态度,但在看到mob上来就问自己有没有事,而且还是像以前一样只是念念不忘那一点小小的梦想的时候,他才明白这根本不是mob的错,于是就对曾经有过那种想法的自己产生了自我厌恶。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理。

所以那句【这不是你的错!】是一句双关语。

心中积压的郁结消失了,不去管空气中漂浮着的淡淡血腥味,金发少年的反应一如平常,露出了他们以往无数次见面时的笑容。

【别担心,mob。】

【茶会的话,我们刚刚就开过哦。】

【这次邀请了好多人呢,包括村里的人,大家聚在一起吃着甜点,隔壁家的小屁孩总是吵着多要几块,结果被狠狠的骂了,最后我们点起了篝火,一起跳舞跳了整晚呢。】

【所以啊,mob。】

【等着我啊,我会再次找到你的,等到我找到你的时候。】

【一起开茶会吧。】

【嗯!】得知挚友并没我有怪他,而且还过得很好,黑发少年开心极了,苍白的面颊因为激动而变得红扑扑的【果然,新隆的身上有着温暖的味道呢。】

【啊……嗯。】连血腥味都不知道吗?这家伙到底有多缺乏常识啊,不过他是绝对不可能告诉mob实话的,算算时间,该是告别的时候了。

【呐mob,我该走了。】

【嗯……】虽然有些不舍,但由于有了前车之鉴,mob还是咽下了挽留的话语,他恋恋不舍的扒着石门的缝隙,感受着金发少年逐渐远去的脚步声,突然大喊一声【新!新隆!】

【嗯?】

【明天!明天我还能见到你吗?】

似曾相识的场景浮现在脑海里,灵幻新隆想起他第一次偷偷溜进去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是这么问他的,神明少年像个小白兔一样,听他讲的故事听的入神。

于是他也回过头,给出了初见时一模一样的回答。

【啊,明天见。】

——对不起。

虽然很难过,但之后本来按照原计划,他们是要搭乘货船回到英国的。

然而等到灵幻从神殿回来,和他的父母汇合的时候,一群英国士兵突然敲响了他们的房门,将他们带到了殖民者的根据地。

然后,在那里得知了一个令人惊骇的消息。

【根据stewart爵士的命令,由于殖民行动进度过于缓慢,故将对其进行【大清洗】】

他们要开始【屠城】了。

新隆一家极力反对,但最终还是被软禁了起来,再怎么说屠杀本国人说出去还是不好听的,新隆疯了般的想要回去找mob,但被门口的士兵一拳头打倒在地,他眼冒金星的被父母抱在怀里,在“同胞”的嗤笑声中放声痛哭。

【mob。】

【mob。】

【快逃!!!!!!】

但声音却无法传达到了。

三天,连续三天。

他躲在被子里,眼睛哭的红肿,外边的屠杀已经连续了三天,他的耳边仿佛还还回荡着岛民的惨叫,以及来自“同胞”们恶魔般的狂笑,直到第三天晚上,他闻到一阵烧焦的味道。

他这才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英军凯旋而归,带着满手的鲜血,他们拿着死者曾经酿的酒,开始了彻夜的狂欢,灵幻新隆只是呆愣的看着这一切,他觉得一切都变得虚假无比,看守他们的英军早已加入了酒局,他走出门,下意识的走向曾经的家的方向,他多么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而映入眼帘的,则是满地焦黑的尸体。

【呕——】

他双膝跪地,大口的呕吐,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吐不出来,胃里的酸水反得他喉咙一阵火辣,他剧烈的咳嗽着,忍住不去看那眼前的惨状。

【mob也变成这样了吗?】

【那个黑发少年,他唯一的挚友,也也变成了这种漆黑的,腥臭的,连肢体和器官都分不清的东西了吗?】

【不,他绝不承认!】

猛的起身,越过一具具焦黑的尸体,灵幻新隆向神殿的方向跑去,不会的,mob一定没事的,他可是货真价实的魔法师不是吗?只要挥一挥手,那帮家伙根本没办法靠近他,一边这样想着,他拼劲所有力气奔跑着,被绊倒了,爬起来,肺叶中的氧气快要被他榨干。

等到他终于跑到了神殿,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令他的血液几乎倒流,但他始终没有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他找到上次他们见面的石门,伸出拳头用力的捶打着。

【mob!mob你在吗!!】

【mob!回答我!!】

【你听到了吧!!mob!说话啊!】

【mob!!】

直到喊到筋疲力竭,熟悉的回应还是没能传来,他无力的靠在石门上,脸上的表情已是绝望。

怎么会……连mob都……

【……】

【……a】

【……ka】

【……taka】

【……arataka!】

【!】

灵幻猛的一颤,随后便屏息查找声音的来源,是从他下方的石板传出来的,自己跑来的时候太过着急,也便理所当然的忽略了下面传来的声音,他急忙将耳朵贴在地上,大声喊到。

【mob?!mob是你吗!!】

【新隆!】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灵幻激动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挚友的失而复得令他狂喜,但也仅仅是短短的一瞬,他瞟了眼躺在一旁的神官的尸体,躁动的心情瞬间就冷却了下来,于是他张张嘴,尽可能冷静的问到。

【喂mob……你怎么会在这里?】

【三天前,我被神官带到这里来的。】mob回答,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们对我说,不可以出去,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以,之后外面就一直很吵,直到昨晚才安静下来。】

【……】所以才逃过了一劫吗。

灵幻的心情很复杂,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mob外边的惨状,mob现在还处在一无所知的状态,但他深知如果mob得知他们全族人除了他全都死光了绝对会崩溃的,就像那三天的他自己一样。

突然被人告知全族人只有自己活了下来,估计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不如死了好吧。

【呐……mob……那个眼罩你还戴着吗?】

【诶?嗯,戴着,怎么了?】

【刚刚我和你的神官谈过了,他终于决定让我带你出去了哦,不用那么惊讶,那个老古板今天突然开窍了。】

【不过作为交换,他说绝对不能再解下眼罩了哦,上一次出的乱子很麻烦吧,如果这次再犯,他就再也不会让你出去了。】

【所以,答应我,千万不要解下眼罩好吗?】

【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嗯,我答应你。】

黑发少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灵幻的请求,被允许出门了的喜悦充斥着他的内心,他打开门,迎接他的是金发少年温暖的拥抱。

——以及铺天盖地的血腥味。

【呐,新隆。】

【你要终于带我去茶会了吗?】

听到黑发少年激动的话语,灵幻心里一愣,随即想到之前mob将血的味道误认为茶会的味道了,那个时候他本以为再也见不到mob了,所以还不如将错就错给少年描绘一个美好的梦。

他那是怎能想到梦境会被曲解为现实呢?

但这个时候,任何徒劳的解释都将成为杀死mob的致命伤口。

灵幻新隆咬着下唇,双臂紧紧搂住怀中瘦弱的少年,强忍着眼眶里差一点就要流出来的眼泪,轻轻的说——

【啊,你说的没错。】

【我带你走。】

就这样,破败的废墟中出现了两抹小小的身影,金发的少年背着黑发的蒙眼少年,在焦黑的尸山中穿行着,金发少年小心翼翼的走着,瘦弱的肩膀努力保持着平衡,时不时将背后黑发少年往上提一提,而黑发少年则是一脸的欢快,时不时的左右晃着头,像极了第一次出游的小孩子。

【呐,新隆,你为什么要背着我?】


【因为会场很乱啊,你没穿鞋,脚会受伤的。】


【四周很安静呢。】


【嗯,喝茶的时候保持安静才是绅士之道。】


【我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了!】


【那是木柴在壁炉里燃烧的声音。】


【茶的味道好浓啊,不过好像还有其他的味道?】


【那是马卡龙的味道哦。】


【呐,新隆。】


【嗯?】


【你怎么哭了?】

 

——诶?

 

【啊啊 一定是。】

 

【我太高兴了吧。】

 

之后新隆一家带着mob回到了英国,离开了那个噩梦般的地狱。

 

最后总之就mob最终摆脱了【神】的身份,和新隆一起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新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等你玩腻。】

 

【真的吗?那我回不去了呢。】

 

【那最好啦。】

 

——啊啊,那最好了。

 





END

 

 

 

 

后记:

 

呜哇终于把这个脑洞整理出来了!

 

感谢雀爸爸连续四天一直耐心的听完叶子小姐的长篇大论,不嫌弃我啰嗦真的太好了qwqqqqqq

 

mob怎么说呢,我觉得我给mob的这个设定挺惨的。

本来就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岛上,对于他来说世界的基础就是【8岁以前看到的一切】和【灵幻新隆告诉他的东西】。

他被保护的太好了,这就是mob的悲哀。

 

而新隆是他唯一的光。

 

不论新隆说什么,他都会相信。

 

说着美好的谎言,隐瞒真实的一切。

 

虽然曾经伤痕累累,但时间总会冲淡一切吧。

 

所以这个结局对于旁观者来说是对mob最好的。

 

【只是作为一个故事的旁观者。】

 

【仅此而已。】

 


 

 


评论(2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