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lia—妖艳贱货叶子小姐

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

【茂灵】影山物语(第六章)

*妖化,猫妖mob x 狐妖新隆

    

       “哥哥,你还好吗?”

        影山律急切的望向对面的少年,三只妖早已离开了影山,他们隐去了耳朵和尾巴,现在正坐在盐城的一间茶楼里。黑发青年刚刚从找到胞兄的喜悦中清醒过来,眉间满满的都是担忧。

        “我没事的,律。”

        同样也是黑发的少年握了握手中的茶杯,不好意思的的一笑。

        “抱歉让你担心了。”

        “那为何哥哥的身体还停留在少年时期?莫非是被最上那凶兽下了什么诅咒?”

        三年前,上古凶兽【最上】苏醒,作为继承了神兽之血的【影山】家家主之一的影山茂夫,也就是自己的哥哥,为了保护全族的人,在神界与那凶兽缠斗了七天七夜,最终将其重新封印,然而哥哥也因为身受重伤坠入人间界,自那开始便音讯全无……

        “算不上是诅咒,只是我被封印了【影山】的力量,虽然自一周前力量暴走后封印被削弱了,但现在如果强行冲破,大概也只能恢复到原型吧。”

         mob——原名为影山茂夫的少年神兽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是孩子的大小,与弟弟成年的体型截然不同,那时【最上】苏醒的太过突然,即使是继承了【影山】之力的自己,在那一战也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才勉强和那凶兽打成平手,之后失去力量的他若不是遇到师父,此时恐怕已是凶多吉少。

        “对不起……都怪我太弱了……”

        影山律低着头,放在双膝上的双手紧握成拳,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数不清的碎石被卷上天空,将天都染成了沉重的灰色,兽类的尸体连同血液一起被吸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具具干瘪的枯骨,不远处,两头巨兽不断的攻击着对方的躯体,连天界仿佛都在颤抖。而他,只能和族人们躲在结界里,想尽一切办法保住性命。他不敢想象如果哥哥出了事该怎么办,哥哥战斗的时候,力量不够强的他只能眼睁睁的在结界里看着,任由那凶兽在哥哥的身上划下一道道伤口。想到这,他猛的咬牙,差点咬出了血。

        “这不是律的错哦。”

        茂夫走到律的面前。手抚过弟弟的面颊,身体向前微倾,他将头贴上律的,仿佛这样能够使弟弟安心下来,两兄弟额头贴着额头,就像他们在母亲的子宫里,以及从小一直做的一样。他望着对面与自己相同的黝黑眼眸,微微一笑。

        “能够保护律,我很开心。”

        “哥哥……”

        影山律像是要哭出来,他同样将手贴在对方的面颊,太久了,他真的找了太久了,从一开始的绝望到现在确认兄长平安无事,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狂喜的心情了,影山律感受到额头传来的温度,那是熟悉的,哥哥的体温,小时候自己因为力量觉醒得晚总是不受族人待见,每次在受到欺负之后,哥哥都会这样抵着自己的额头,告诉自己不是一个人。

        “所——以——说——,哥哥大人不是已经找到了嘛。”

        一双手猛然拍上自己的左肩,影山律回头,发现一直坐在自己旁边的铃木将正一脸不爽的看着他们两个,即使是折腾了一夜他的一头红发也没有乱掉,从冰蓝色眼睛射出的目光一动不动的停留在自己脸上,律有些不满,自己好不容易和哥哥重逢,这家伙到底想要干嘛?

        “铃木将,你……”

        话还没说完,他便感到兄长的注意力随着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这个人身上,他看到哥哥放下手。走到了这个红毛的面前。

        随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哥哥!”

        “铃木君,你一直陪着律,真的谢谢你。”

        “……嘛,这倒没什么可谢的。”

        似乎对影山茂夫的致谢没什么太多想法,名为铃木将的男子不甚在意的答道,但紧接其后,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不过哥哥大人,我和律这次可不只是单单来找你的。”

        “因为【爪】……么。”

        得到铃木肯定的眼神,mob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所以能够清楚的记得那个聚集着许多邪恶妖怪的组织【爪】,一心想要统治妖界称霸世界,自己与【最上】战斗之前就已经经历过好几次来自【爪】的暗杀,虽然在几次清剿行动中已经让他们老实了很多,然而即使组织的首领早已暴露,却始终没法把他抓住。

        他早就觉得祭典那次的突然袭击有些蹊跷,师父的伪装技术即使是在阴阳师面前也不可能会暴露,那么一个小小的坊主到底是怎样识破他们的真身的呢?

        除非……有人在背后操纵。

        想到这。mob周身的气场猛的变得犀利,全然不见与灵幻在一起时的温和,他仿佛又看见了师父为了保护他流了一地的鲜血,以及背后狭长的伤疤,虽然当时自己及时的将伤口治好了,但疤痕却始终无法消除,这条疤就像压在他长在他心里的一根刺,每次看见的时候,胸口都像针扎般难受。

        “消息属实吗。” 他努力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

        “花泽那个家伙说的,大概不会错的吧。”铃木歪头,顺带往影山律旁边一蹭,装作没看到律嫌弃的眼神“虽然还没有完全确定,然而一旦【爪】真的行动,他们的首要的目标一定是影山,哥哥大人你现在的处境可算不上安全哦。”

        “是啊,哥哥,现在终于找到你了。”律也忍不住的说“和我们回去吧,我们从长打算。”

        “不行。”

        “诶?”

        “师父还在那里,我不能丢下师父一个人。”影山茂夫想都没想就回答道,随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而且,师父会寂寞的。”

        “……师父……指的是那只狐妖吗?”

        影山律皱眉,从一开始他就能够感觉到兄长身上来自其他妖怪的气息,但更令他震惊的是哥哥的态度,毕竟那狐妖的妖力完全不强,甚至很可以说是弱的可以。但却与兄长的气息几乎融为一体。

        “如果不是师父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吧。”他听见哥哥说  “而且,师父是很好的妖怪,律也一定会喜欢他的。”

        说起自己的师父,mob的表情变得无比柔和,他滔滔不绝的向弟弟讲起这只狐妖,他们的相遇,他们的过往,这是影山律从没见过的,和对自己作为兄长的疼爱不同,那是饱含着占有欲和无条件信任的眼神,他能够分辨得出来。

        影山律望着自己的哥哥,这是他第一次在兄长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这样的哥哥让他感到陌生。影山茂夫是神兽,他一向是温和而疏远的,除了自己的话谁也不会听,从前影山律总是觉得哥哥是属于自己的,没人能抢走他,而现在,他开始不确定了。

        “哥哥……好吧。”他见状也只能作罢,哥哥的性格虽然温和但也出奇的固执,一旦下了决定连自己也没办法轻易说动,但究竟是怎样的妖才能使哥哥如此重视? 影山律皱眉,虽然他救了哥哥的命,但那只狐妖真的强到能够保护哥哥吗?

        “既然哥哥已经决定继续留在影山,那就务必让我同行吧。”

        不行,他不能再把哥哥交给别人了。

        这一次,哥哥由他来保护。

        “律……”mob的黑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可以哦,不过关于这个,我也有事想和律商量。”

        看着兄长有些歉然的脸,影山律知道哥哥有事要求他了,不过他并不在意,只要能够保护哥哥,无论什么要求他都能接受。

        直到他听到自家兄长不好意思的说——

        “律,可以变成小孩子吗?”

        “……哈?”

————————————————————————

        灵幻新隆觉得,自从自己大难不死之后,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mob的态度自是不用说,小小的少年好像突然之间长大了,现在什么事都不需要他操心,灵幻已经十指不沾阳春水近一个星期了,他感觉被徒弟养得油光水滑的,再这样下去,小肚子都要鼓出来了。

        不过,令他感到变化最大的,是周围人的态度。

        因为力量太弱,之前他出门的时候总是有那么几次会被其他妖怪挑衅,虽然他在mob面前从来没落过下风,都会用嘴炮或者某些不太光明正大的必杀将其击退,但总的来说,自己还是处于食物链的下层的,每次见到那种见到自己就一脸【你好弱】的妖怪,灵幻总会在背后默默的问候他全家。

        而现在,一切都变了。

        看着面对自己一脸敬畏撒腿就跑的犬妖,灵幻新隆的内心是???的。

        哈??这咋回事儿啊???哈???????

        第一次他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紧接而来第二次,第三次,一个个的妖怪见到他之后就直接白了脸卯足马力狂奔,包括之前挑衅过他的那几只,那只熊以前是不是还要和他单挑来着?还有那只猫又以前不是还惦记着他这身金毛儿吗?看着以自己方圆五里为中心周围一片鸟兽散尽,灵幻新隆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就过了几天,自己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吗?

        莫非……是因为走了一遭鬼门关,气场变强了???

        突如其来的灵光使他茅塞顿开,灵幻想起他之前在话本上看过的剧情,主人公在经历过生死离别之后,往往会觉醒不一样的力量,虽然他试着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妖力——没有丝毫的改变,但变化确实真真切切的发生了,也不可能是mob,这孩子对于力量的控制一直很好。

        于是只能用他的自身气场来解释了吧!灵幻以前一直以为话本里都是骗人的,结果万万没想到自己这辈子也能享受到主角光环的待遇。

        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不过真特么爽啊!!

        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的灵幻新隆顿时感觉这个时候需要做些什么了,于是他转过身,望着一直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的弟子,露出了一脸看尽世间百态的沧桑笑。

        “mob,看见了吗,这就是你师父的魄力。”

 
        总而言之,先装个逼吧。

        “不愧是师父。”

        mob一如既往的捧道,双手鼓起掌来,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这让灵幻很是受用,虽然心里还是搞不太懂,不过他并不讨厌就是了,这里可是影山,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想到这儿,他便又翘了翘尾巴,趾高气昂的向前走了去。

        于是,他便也理所当然的没有注意到,身后弟子在他回身之后变得有些苦恼的表情,少年神兽看看自己的手,是因为封印减弱的缘故,威压开始外泄了吗,不过自家师父居然一点都感觉不到,该说是福还是祸呢。

        算了,顺其自然吧,mob轻叹了口气,看着大步流星走在前面的狐妖,嘴角勾起一个无奈又宠溺的弧度。

        大不了他天天跟着就好了。

        这种横行无忌无一妖敢拦的日子过了几天之后,灵幻新隆迎来了他的新邻居。

      
        “喂,mob你看,隔壁又搬来一只黑猫诶。”

        刚吃完饭的灵幻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年猫妖和狮虎兽,擦了擦嘴一脸八卦的冲着洗碗的mob喊道,他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被弟子当米虫养的生活,尾巴上的毛发油光锃亮,被当成佛爷供着好像也不错,他没节操的想。

        而站在门外的影山律简直快要气到昏厥。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是的,他的确是想要保护哥哥,为了哥哥他什么都可以做,如果是哥哥的请求,就是变成小孩子他也认了,即使是因为【律是大人的话以后和师父解释起来很麻烦】这种奇怪的理由,当然最主要的是他还想见一下,这个哥哥口中天下第一棒的狐妖到底有多强。

        这是他和铃木将搬到哥哥家隔壁的第一天,影山律是非常期待的, 虽然他与哥哥做过约定,在【爪】的消息确认之前,不会对那只狐妖透露他们的的身份,但能让哥哥如此在意的妖怪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感受到的妖力很是微弱,但毕竟没见过本尊,这里可是影山,说不定哥哥的师父真的是个超强的妖怪,如果【爪】来袭,凭他的立场还可以作为己方的盟友,想到这,崇敬强者的本能使他的血液有些沸腾,也许他真的会见到一只大妖,在过去打招呼的路上,影山律一直是这么想的。

        然后——他就见到了一只一边开门一边打着嗝的狐狸。

        ……

        搞什么啊这家伙我一只手就能捏死好吗!!!!!!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站在面前的狐妖,这哪里是弱,根本就是弱成渣了!连【影山】分家最底层的跑腿的都比他强!不仅妖力少的可怜,而且看起来一股痞子气,可疑!!简直不能再可疑了!!影山律十分怀疑自家哥哥是不是被这只狐妖给坑蒙拐骗了,哥哥那么强,怎么可能会拜这种神棍做师父?

        对了,哥哥呢?

        这样想着,他往里屋一望—— 

        看到了站在灶台前洗碗的影山茂夫。

        ……    

        ……这家伙……在让哥哥做什么?洗碗?

        他的哥哥什么时候洗过碗????

        接踵而来的剧烈反差让影山律罕见的脑袋都卡了壳,气得嘴巴张着愣是吐不出一个字,最后还是身旁的铃木将笑眯眯的打了招呼,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笑眯眯】,影山律觉得他那张蠢脸简直都快要笑烂了。

         “你好,我们是隔壁新搬来的铃木(重读)一家,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喂……那个【铃木一家】是怎么回事……铃木将你给我说清楚谁要和你一家啊!!

        “啊,我叫灵幻新隆,叫我灵幻大师就好了。”将影山律膛目结舌的表情理解为被自己的帅气迷倒,灵幻新隆得意的甩头,不过这两个小子见到自己居然没有吓得跑掉,有骨气,他开始对他们刮目相看了!

        这家伙得意个什么劲啊!!!!影山律简直快要气死了,已是化为少年的身影止不住的颤抖,他现在立刻,马上,就想狠狠地揍在这只狐狸的脸上,他要让这个神棍原地爆炸!!!

        “啊,是新搬来的邻居吗?你们好。”

        影山茂夫的及时出现拯救了全场,看见哥哥略发歉意的表情,影山律的怒火就消了一半——虽然他深深的觉得,这次是被自己亲哥套路了一把。

        但他还是遵守了约定,咬了咬牙把胸口的一腔怒火咽了下去,和哥哥装作不认识的打了招呼,努力压抑着想要暴打这货的冲动和面前的狐妖寒暄完,在对方关上门的那一刻,揪着铃木将的脖子,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将他拖回了洞里。

        然后,一顿胖揍。

        看着脚下痛的呲牙咧嘴却还保持着一脸迷之微笑的铃木将,影山律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骂人,他愤愤在椅子上坐下,与兄长同样是黑色的细长尾巴烦躁得抽着地板,好像把地面当成了某只狐妖的脸。

        哥哥一定是被骗了。

        那只狐狸叫什么来着,灵幻新隆是吧,啧,听名字就有一股欺诈师的味道。

        等着瞧吧,他一定要揭穿这只狐狸的真面目,把哥哥接回来,然后,让他好好感受一下欺骗他们的下场。

        少年神兽愤愤的掰断了一根树枝,而后嫌不够似的,扔在地上踩了几脚,还使劲碾了碾。

        死狐狸,你给我等着。

        看我怎么收拾你。

        tbc.

写在后面的话:第六章终于肝出来了啊啊啊!!!(撒花),大家还记得叶子小姐吗!
这章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土下座),叶子小姐三次实在太忙(那你还有时间开脑洞),等到圣诞节过去之后大概就会恢复正常的更文状态了吧。
以及,有画手爸爸们想画狐狸师匠吗?或者额头碰额头的影山兄弟和花魁辉辉,叶子小姐好想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勾搭不到画手的死亡)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