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lia—妖艳贱货叶子小姐

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

『Angel Beats』①

啊啊啊啊叶子小姐的脑洞被写出来了敲开心!!!!!!

失踪人口零号机w:

因为最近考试所以只码了一点,所以依旧是渣短啦qwq……(以及最近沉迷阴阳师日渐消瘦,有爸爸带我玩嘛w…



#


逃离。


茂夫这样想着。
耳边是嘈杂的声音,无非是族人们的争吵。然而这次会议本应是主角的茂夫,此刻却像是被无视遗忘了一般。
来自下唇的淡淡铁锈味于口腔弥漫,茂夫双手紧握指节泛白。如墨双眸种种情绪翻涌,愈发深沉,如画布上浓得化不开的墨,茂夫并没有察觉到来自胞弟的眼神。
“哥哥……”
欲言又止,律充斥着担忧的双眸终是黯淡下来,换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他轻咳一声,扫视了一下在座的长老和族人们。
“各位,我想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


偌大的房间仅剩茂夫一人,少年的模样使他显得愈发单薄。
“哥哥。”
律推开门走进来,表情又恢复了担忧,他望见了茂夫用力过度的痕迹。
“律…”
他看到他的哥哥垂着脑袋,却一字一句说得清晰。
“我已经受够了…我要到人间界去。”
双眸因错愕微微睁大,律望着眼前少年模样的兄长忽觉不真实。那个单薄的身躯积蓄了太多压力,此刻仿若即将爆发一般,连纯白羽翼末端的羽毛都在轻颤。
“好。”
他听到自己这样回答。


太危险了。
不能那样。
请再考虑一下。
……
种种话语在出口的一瞬间,融化汇成了一句“好”,和一个无奈地浅笑。
律看到眼前的兄长惊讶地抬眸,眸中充斥着不确定。他又仿若肯定一般,半开玩笑地补了一句。
“记得给我带点纪念品回来,哥哥。”
出乎意料,茂夫连激动都忘记了。仿佛害怕律反悔一般,茂夫立刻开始准备逃离。律只是安静地看着,帮帮忙,心里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如水。


#


无论什么时候到人间界,茂夫都觉得十分欣喜。
他只觉得那些使他几近窒息的重担仿佛在一瞬消散。一直紧蹙的眉也舒展开来,眸底染上欣悦。
羽翼轻挥,他降临于不同的地方。即便此刻正值寒冬,而他只着一件白色袍衣,也无法冻结茂夫心中的兴奋。那对墨眸映着人间界绚烂的一切。
他还赶上了一所中学的学园祭,在人与人之间穿梭,茂夫努力去忘记那些一直困扰着他的事。
当然,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他总是挥动羽翼浮于空中移动。


#


“要给律买礼物来着…”
繁华的商业街,路过一间礼品店,茂夫忽然想起弟弟的“请求”,于是他开始寻找身上带的钱。
然而造化弄人,他并没有发现人间界的货币。


“那个…请问,可以借我点钱吗?”
茂夫这样去问身旁路过的人,那人却头也不回的走远了,他蹙了蹙眉,又去询问其他人。接连几次下来,茂夫有点慌了,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慌乱,他大喊了一声。


“有人能看到我吗?”


街边的情侣依旧笑着卿卿我我,一同出来逛街的朋友也依旧几人一队的凑在一起。没有回音,茂夫愣在了原地。


少年模样的天使立于繁华的商业街,双眸怀着复杂的情绪,却在最终融化混合,化成名为“悲伤”的情感。喧嚷的人群从他身旁掠过,他却仿若与世隔绝一般的死寂。
那种熟悉的孤独感再次袭来,如暗潮涌动的海岸忽然爆发一般,将身形有些单薄的少年淹没。
想哭却没有泪水,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出。茂夫就这样呆滞的站在原地,双臂有些无力地垂着,纯白羽翼的末端羽毛轻颤。


“看吧,无论是在何处,我都是个被遗忘的角色而已。”


#


“啪嗒。”
物体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很快就被人潮吞没,但茂夫还是猛然望向那个方向,怀着期盼。他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


在人群的另一边,一个金发的男人正望向这边,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眸中也带着满满的错愕。
茂夫忽然感觉,那天温润的阳光,也比不上那个男人的金色短发,就像他最爱的金色。他觉得没什么词藻能用来形容他的心情,那种融着温柔暖意的感觉。


他轻轻挥动羽翼,越过人群,落于他的面前。而那个男人的表情在那一刻变得更加错愕而难以置信。
“那个…请问…”
天使红着脸,两只手小心翼翼地揪着袍衣的衣角,紧张不安地发声。
“…可以,借我一点钱吗?”
“……诶?”


灵幻新隆,28岁,在采购生活用品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向他借钱的天使。
时间是一个暖阳高照的冬日。


#


灵幻新隆发誓自己只是普通地外出采购而已。
只是不经意地一瞥,便望见了喧闹人群间,立着一个模样普通的少年。如果无视他那对纯白羽翼的话。
羽毛在阳光下漫上淡金,少年的黑发也笼罩着一层光晕。


多年之后,再次回想起他们的初遇,灵幻忽然想到了一句话。有时惊鸿一瞥,即是一生。
然而,那都是后话了。


他起初也只是惊讶于现在学生的大胆,那大概是某种被称为“Cosplay”的活动。但在他没拿住手中的纸袋而使它不小心掉落之后,他才明白他所以为的道具是真的。
天使降临在了灵幻面前。


大概那就是所谓的“天使”吧。
灵幻这样想着。
而难以置信的神情却一直持续到天使少年开口。
眼前的少年神情紧张,双手不安地绞着衣物,说出的话语却令灵幻一时间大脑当机,只得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节。


“…不可以吗?那抱歉打扰了…”
“啊不是,当然可以。”
灵幻立刻做出反应,他迅速在心里整理着信息。眼前的少年仿佛心情很好,微笑着替他捡起纸袋。


#


“是要为弟弟买礼物啊…”
从礼品店出来后的灵幻拎着一个包装精美的手提袋,拐入了一条小道。他发现那个天使少年好像没办法现身,而他也不想被当成对着空气说话的怪人。
“是的,麻烦您了。”
茂夫跟在灵幻身旁,唇角勾起浅淡弧度。从令人窒息的孤独感里被拯救,他对身旁的男人印象极好。当然,绝不是他爱着阳光爱着金色的爱屋及乌。
“嘛…也不是什么大事。”
灵幻这样应了一声,不时偷瞥一眼身旁的少年。此后的一小段路程两人无言,只是安静地偷偷打量彼此。场景转换,灵幻回到了他的相谈所。


“买礼物的钱,我会尽快还上的。”
茂夫信誓旦旦地说着,灵幻则没什么表示,只是先将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好。
“话说你现在怎么还钱啊…”
“我……”
少年的脑袋又垂了下去。是啊,连现身都做不到,又该怎样去赚钱呢。灵幻感觉到眼前天使一瞬间低下去的气压,有些尴尬地刮了刮鼻尖。正想着要不要安慰一下,对方却猛然抬起头,神情也带上了几分激动。
“对了,我记起来了,我可以以人类的模样现身。”


灵幻觉得自己今天的所见,几乎比自己之前的所见都要有价值,也更不可思议。
茂夫指尖轻动,微微泛着莹蓝色的白色光晕笼罩。光影消散过后,一个穿着普通国中生校服的少年出现于灵幻面前。连羽翼也完美掩藏。


“之前忘记了,还有这样的能力。”
“啊…你也真是…”
灵幻揉揉眉心,然而一个想法却浮于心底。他唇角微勾,伸出手指向面前的茂夫。
“你,来我的相谈所打工吧。就当是还钱。”
“诶?好…”
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茂夫没有多想,只是望着眼前金发男人唇角勾起笑意渐浓,自己也不自觉笑意氤氲于眼底。
很温暖,也很温柔。
他这样想。

评论

热度(25)

  1. Isilia—妖艳贱货叶子小姐失踪幽灵New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叶子小姐的脑洞被写出来了敲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