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lia—妖艳贱货叶子小姐

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新隆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想上

【茂灵】深渊与海岸

FRNW:

        年龄逆转茂灵。
       这回真的是糖请放心食用!!
       短篇完结


…………………………………………………………………………………………
      
        “我说影山先生,您这莫不是在诈骗吧?”
        位于调味市某个不起眼的街道的灵之相谈所的所长——影山茂夫,此刻正在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我已经找了好几位有名的占卜师,他们都说我的儿子被恶灵附了身。”坐在相谈所那个略显简陋的沙发上的中年妇女用怀疑的眼神望着茂夫。
         “我可是打听了好久才找到影山先生您,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答复,这怎么想都不能接受吧。”
         “可是……我在您的儿子身上……真的什么也没感觉到……”
         影山茂夫留着几乎完全遮住前额的锅盖头,给人的印象有点阴沉呆板,此时此刻却能从他身上感受到明显的慌张。
         “莫非您其实看不见恶灵?”中年妇女觉察到了茂夫的异样,很显然把它当作了心虚的表现。
         “不……我是真正的……”
         “那就请把附身我儿子的那个该死的恶灵驱逐掉!自从他被附身以来,您知道我和他父亲受了多少罪吗?”
        “可是……据您描述……您的儿子应该只是处于叛逆期而已啊……比起除灵师……难道不应该去咨询心理医生才对吗——”
        “够了!我看您就是在推脱责任!”那女人毫不留情地打断了茂夫的话,那表情就好像刚才受到了毕生从未体验过的侮辱一般,“我真不该听信邻居的话来找您这种欺诈师——”
         “请……请您先冷静一下……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现场向您证明我的能力……”突然遭受这样的指责,甚至被客人怀疑是欺诈师,彻底慌了神的茂夫只能尽力辩解着,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却越来越多,“啊……我这里有上一位客人留下的灵异照片——”
         “呵……反正又是什么骗人的戏法吧,我和孩子的父亲可是很忙的,没那么多时间看您的魔术表演……”那女人不屑地摆了摆手,一把拽起她那随手放在茶几上的皮包,差点打翻了摆在旁边的茶水。
         “还有,我最后奉劝您一句,我看您还那么年轻,还是早日换个正经工作为好,干这样的勾当,将来是不会肯定不会有出息的,想要出人头地就别走这种歪门邪道!”
        大概是错觉,那女人离开前最后投向茂夫的眼神,除了愤怒和轻蔑,还有一丝怜悯。
         女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茂夫也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滚烫的茶水,一言不发地挪到相谈所唯一的办公桌边坐了下来。
        茂夫轻轻吹着热茶,盯着水面昏暗的灯光下自己的倒影,被那微弱气流带起的涟漪撕扯到支离破碎。
        “我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份工作呢?”
        24岁的影山茂夫时常问自己类似这样的问题。


        “因为哥哥是个善良的人,想正确地使用自己的力量。”茂夫的弟弟,影山律,在他独自烦恼时总是这样说。
        但是茂夫知道那只是律作为亲人的安慰而已。
        相貌平平,身材瘦小,头脑不好,没有运动天赋,不受欢迎,还有致命的不会看气氛,这些也是他学生时代会被人取“龙套”这种外号的原因,茂夫他比谁都深知这一点。
        这么多年来,他努力地维护着当年那个“龙套”的形象。
        即使他从一开始有着,成为光芒足够盖过任何人的、真正的“主角”的机会。
       
        “我很羡慕,很羡慕哥哥的力量。”律曾这样对他说。
        然而,茂夫明白,一旦这种力量成为了一个人唯一能够依赖的东西,那么人就极易沉迷于此。
        而这正是茂夫不惜舍弃那成为“主角”的机会也要阻止其发生的。
        
        所以说,自己的力量才不是那种值得羡慕的东西啊。
        到底应该如何做,如何控制,如何使用才是正确的呢?


………………………………………………………………………


        “你说已经对我的肩膀进行了除灵,可是我的肩膀还是酸痛难忍,你莫不是在骗我吧?”
        “什么?大师您是干这行的吧,能解咒自然也能下咒吧??我们都说了会给您五倍的报酬……”
        “美奈酱两天前天突然不理我了,一定是被生前找不到女朋友的恶灵诅咒了…什么?这种事影山先生也无法解决吗……”
        “影山先生……”


        不知何时,茂夫的脑海内响起那些了陌生的男男女女的声音。


        “切……”
        “那样我是不会付钱的。”
        “其实只是故弄玄虚吧?有生意不做?别开玩笑了!”
        “你是个骗子。”
        “要是真的有力量,怎么可能会在这么一个破事务所混日子……”
      
        那些声音化为沉重的、漆黑的破碎石块,如骤雨一般从空中坠落,那是化为实体的,人类通过语言来传达的,纯粹的恶意。
       
        “不……我没有……”
        手无寸铁的茂夫的无力辩解,显得格外的单薄。
        “我是真正的……谁能一听我的解释!!”
        回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声而已。
        走投无路的茂夫用超能力撑起透明的屏障,却依旧难敌猛烈的攻势……


        呵,什么强大的力量啊,明明脆弱到连自己都无法守护。
        不对,到头来,只是根本就没能如自己的初衷那般好好地使用这份力量而已。
………………………………………………………………………


        “我真的,太差劲了。”


        茂夫把喝了一半的茶倒进水池,从抽屉里随手翻出那个褪色的零钱包,随意穿上他那黑色的西装外套,关了灯,在门口挂好“暂停营业”的牌子。
        外面的风很大,好像还在下雨,街上行人不多,似乎都在匆匆赶路。
        茂夫想起来了,关于台风将在调味市东部的某个沿海城市登陆的消息,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在电视新闻上反复播出。
        但是那有又有什么关系呢?
        转过两个街角,那个茂夫常去的居酒屋依旧亮着灯。
       
        几罐冰凉的啤酒,还有几叠下酒菜,茂夫就这么一个人坐在长桌的角落默默地吃着。
        大概是因为天气,店内除了茂夫以外,就只有附近的一桌约七八个人聊得正欢,时不时爆发出笑声。
        茂夫认识那群人,那些人是附近某企业的底层小职工,是一辈子只能指望那点可怜的工资过活的,再普通不过的家伙。
        “哟,那不是影山课长的大哥吗?”某个喝得满脸通红的年轻人似乎认出了他,“怎么一个人在那边喝闷酒呀?”
        实际上茂夫一点也不希望被认出来,倒不是他讨厌那些人,只不过是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相处。又害怕自己的不会看气氛给那些原本很开心的人们泼了冷水。
        但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茂夫只能转过头来,僵硬地笑了笑:“工作刚刚结束,出来散散心。”
        “得了吧……我看你从一进门来就愁眉苦脸的,西装还淋湿了……”那个社员大声说道,“你这莫不是……”
        “莫不是被女朋友甩了吧~”社员身边那个散发着廉价香水的刺鼻气味的女人发出刺耳的笑声,但是茂夫知道他不能捂住耳朵。
        “那个……其实我还没有女朋友。”茂夫尴尬地解释道,“只不过是遇上了个稍微有点麻烦的委托人……”
        “哈?原来你……还在做那种可疑的工作啊——”一个满脸胡茬的中年男子显然已经喝得烂醉,“影山课长明明……嗝……那么优秀,年纪轻轻就做了我们的上司……你说他大哥……他大哥咋就干着这种勾当呢……”那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但是茂夫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喂喂~你说这么大声~全都要被他听见了啦~嘻嘻”
         “听见了就……听见了呗……咱说的这是真话他也不能把咱……把咱怎样!”
         “你说他会不会去向课长告密……”
         “呵!要不是那狂妄的小子跳槽了咱也不会特地来这里喝酒庆祝了!就算他去告状,咱们也不归他管了!”
         “说的也是……哈哈……”
         “哈哈哈哈哈……”
         酒桌上的笑声此起彼伏,就像一群可怜的家禽总算挣脱了禁锢他们的竹笼一般。
       
         啊,他早该想到的,只不过是因为弟弟的关系有过一面之缘的这帮家伙,是不会无缘无故地来关心他的。
        表面上的毕恭毕敬,背地里却是这般地压抑着内心积蓄的不快,以至于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吗。
        人类的情绪需要释放,这是人人都明白的常识。
        这帮人借着酒精对理智的麻痹作用,把这几年积攒下来的,对上司的恶意,用最直白的言语化为武器,四处寻找着那个可怜的、无辜的、接收一切恶意的靶子。
        而茂夫从刚刚踏进这个门内,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呐~我说影山啊,你怎么一言不发呢?”
        “哈!我看他果然是心虚了吧!”
        “哟哟……你们可别逼他太狠了,小心他用超能力把你揍飞~”
        “哈哈哈哈哈,事到如今还说什么超能力啊……”
        “要是那种东西真的靠得住的话……影山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下场。”
        “对哦,他那个相谈所好像已经好几个月没什么盈利了吧——”
        “什么超能力者呀……那样的力量……根本就没有用嘛……”
       


        “够了。”
       坐在角落一言不发的人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你们都闭嘴。”
       也许是错觉,那人的头发似乎向上飘了起来,露出了平时被厚厚的刘海遮住的额头,茂夫抬起头,第一次向着他人露出自己真实的,不加遮掩的表情。


        97%
      人的情绪需要释放,即使是茂夫。
      
      “等等……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


      那些人显然有点慌了,那个怎么看都特别好欺负的影山茂夫,此时此刻,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你是想打架吗!我告诉你,我……我高中时可是当过不良——”
      茂夫用手扶着桌面站了起来,社员们能够感受到整个居酒屋的桌面都在晃动。


       “结账。”
……………………………………………………………………
      茂夫没有往相谈所的方向走。
      失望,悲伤,愤怒,与那种种一直压抑在心中的负面情感,此时此刻,就如这企图破坏整座城市的狂风暴雨一般肆虐着,一步步地逼近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98%
       呼啸的风声,暴雨拍打地面的声音,玻璃破碎的声音,四散逃离的行人们的惊呼声,与那种种传递着不安与危难的嘈杂,正试图击溃他所能维持冷静的最后一私理智。
       99%
       干脆让一切都结束吧——


       “哇啊啊啊啊啊!!”
       又是尖叫声,这种程度的嘈杂,茂夫早就已经厌倦了。
       “那边的大哥哥!!救救我啊啊啊啊啊!!”
        那声音叫得更大声了,一听就是个烦人的小鬼……等等……小孩子?
        “你在哪里?!!”茂夫四处张望着,路灯几乎已经全军覆没,他只能在昏暗的光线中辨认那个无助的小孩的身影。
        “我在大哥哥左边那棵树上面!!请快点救救我……就要……要掉下来了!!”
         茂夫向左上方望去,在那棵最高的数顶部,一把已经破掉小伞卡在几根较粗的树枝的中间摇摇欲坠,一只沾满泥沙的小手紧紧抓住伞柄,那是个约莫十岁的男孩,穿着学校的体育服和运动鞋。他身后的树枝上还挂着一把一模一样的伞,只不过已经彻底坏掉了。
        这个男孩到底是怎样做到以这种方式被困在这里的?
        “你坚持一下,我这就来!”茂夫冲着那个男孩喊道。
        “哇啊啊啊啊啊啊要断掉了要断掉了!!”那男孩惊叫道,茂夫确实听见了树枝裂开的声音,男孩正处在危险之中,要是树枝彻底断裂,男孩可能会被风吹到别的地方……可能会因此丧命。
        而茂夫知道,此时此刻,拥有能够拯救这个男孩的力量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
      
       
        “伤得严重吗?”茂夫从柜子里翻出急救箱,“不过,在上药之前要先清洗一下,可能会有点疼……”
        “大哥哥!”那个披着自己的西装外套坐在自己的沙发上的小鬼叫住了准备去打热水的茂夫,“刚才的,是超能力对吧!!”
        “嘛……那种情况……也不得不用使超能力才能把你救下来了吧。”茂夫拿来热水和毛巾,轻轻地抓过男孩的胳膊为他清洗伤口,“不过那不重要,你叫什么名字?我呆会儿就联系你的家人。”
        “我叫灵幻新隆!那么大哥哥你一定是超能力者对吧!?”那孩子似乎相当兴奋,居然一点都没在意身上的伤。
        “嗯,没错,但是那不重要……”
        “那么大哥哥一定可以做到让人飞起来咯?”
        “不光是人……实际上……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能让多重的东西飞起来……”
        “好厉害!!”名叫新隆的男孩的眼里几乎能蹦出光来,“那么……我也可以变得和大哥哥你一样厉害吗??”
        “嗯……其实……应该是有可能的吧?”突如其来的热情让茂夫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我的能力……实际上是我一直苦恼的问题所在……”
        “为什么!?”新隆几乎要从沙发上跳下来,茂夫赶紧拍了拍他的脑袋示意他冷静。
        “因为我无法找到正确的使用方法,这份力量让我痛苦,甚至会为他人添麻烦。”茂夫发现新隆的发质很柔软,又是少见的金色,就像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就在发现你之前,我就差点闯了大祸。”
         “诶……”新隆把因为穿着过大的衣服而略显笨拙的身体挪到里茂夫最近的位置,“讲来听听看吧。”
         茂夫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把长久以来的烦恼告诉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学生,对方居然还听得特别认真。


         “所以……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


         “大哥哥的力量才不是没用呢,至少刚刚救了我……不……不光是我,这份力量一定也救过很多的人吧?”
         啊 没错呢。
         茂夫闭上眼睛,曾经的委托人们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只不过与之前的那些,有点不同了。


         “影山君,感谢你除掉了祸害庄稼的恶灵……上次我们迫于经济压力没能付报酬,这回来送上一点心意……这些蔬菜虽然不值钱,但代表着我们的心意……”
        “影山先生,真是太感谢了,那个恶灵真的没有再出现在我的梦中了……”
        “影山先生……感谢您救了我们全家人的性命……”
        “影山先生——”


        砰!小小的拳头轻轻砸在脑门上,茂夫睁开眼睛,看见那一脸得意的男孩正居高临下地站在自己面前。


        “所以说!不要总从负面看问题啊!”


        “新隆君……”


        “你只是被不开心的事给蒙蔽了双眼而已!打起精神来!你一定没问题的!”


        那个刚刚被他所拯救的,名为灵幻新隆的男孩,却让茂夫第一次体验到被他人所拯救的感觉。
        那感觉既温暖又让人安心。
        到想让人紧紧抱住的程度。


        “嗯,谢谢你,新隆。”


      
-end-


        虽然没有后续,但后续大家已经能猜到了,新隆成为了茂夫的弟子然后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喂)
       新隆被挂到树上那段来源于one老师的漫画附录,小四新隆在台风天拿着两把伞飞上天那张。(这其实是很危险的熊孩子切勿模仿)
      个人感觉无论是原作还是年龄逆转前提,mob都会为自己的力量而苦恼,而新隆都会是开导mob的那一方,没有了新隆,mob真的可能会走上滥用力量的岐路,或者发生如本篇多年来一直压抑自己最后险些爆发酿成大祸的事情,所以写了这样的故事。

评论

热度(92)